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

木拱廊桥 清风千年徐徐吹

时间:2018-05-19  来源:屏南新闻网  作者:莫沽
 
  “真凉爽啊!” 
 
  “是啊,因为这座迎风桥属于半封闭式木拱廊桥。上半部通透……” 
 
 
  望着远道朋友满脸疑惑的神情,木拱廊桥传统营造技艺国家级传承人黄春财笑了。他指着廊屋顶慢悠悠地说:“这座古老的桥屋顶上几乎没有蜘蛛网丝。”朋友四处张望,不但找不到蜘蛛网,甚至连灰尘也不多,“清洁工作做的太好了!”朋友的话中充满了钦佩。 
 
  “是啊,这位清洁工24小时工作,从不歇息。”一阵清风吹乱了黄师傅的白发,他捋了捋接着回答说:“这位清洁工就是清风……”从黄师傅的嘴里知道,并不引人注目的风雨挡板的倾斜角度是十分讲究的。角度过大,清风会吹飞廊屋顶上的瓦片,太小则只有挡雨的功能。倘若能精确地掌握好这个小小的角度,清风经风雨挡板的折射,会改变方向吹往廊屋顶,起到自动清洁廊桥的作用。这只是建造木拱廊桥大智慧中的一个小智慧呢! 
 
 
  走上廊桥,桥柱上一份墨书的检讨书引起朋友的兴趣。大意是,一位村民偷伐了该村风水林的两棵树,村民们罚他归还树外,做十天义务工,并写检讨书钉在桥柱上检讨。“写检讨书示众,对上一辈人而言,是在道德上最严厉的惩罚了!”朋友轻声叹气道。 
 
 
 
  “石奇为神,树古成仙”,是先民代代承接的心谱,那些奇石、怪石、大树、老树下的袅袅香烟、五彩锦旗、斑驳牌匾等,是先民对奇石古树的崇拜。 
 
  一根树木架于河两岸,可供行人过河,这根树木就成了独木桥。当数量不菲的树木要在大河上造桥时,可以伸臂,可加桥墩,还可以将相对较短的木构件,用智慧使其逐节延伸,飞架两岸,成为木构桥梁中,技术含量最高的木拱桥。桥上加盖廊屋,又成了让无数情侣心驰神往的木拱廊桥了。 
 
 
  木拱廊桥的技术核心在于“编木”结构的建造,通过“三节苗”与“五节苗”两个系统,上下交叉编织,榫卯连接咬合,形成跨度大且稳固的“编木”结构。这一技术是古老的线、麻和竹等“软”材料的编织技术,即“软编”技术,在刚性度极好的木头上的突破性应用。它成功实现了用相对较短的木构件,建造承载性能好、跨度大的木拱桥,在木结构桥梁中,技术含量最高。如长虹卧波的万安桥、雄鸡展翅的千乘桥、鹊桥凌空的龙井桥等,则是木拱廊桥中的经典之作。这些桥集“奇”、“古”于一身,在那久远的年代,非神仙指点不能建造啊!走在这些桥上,你的心会飞得很高很远。木拱廊桥理所当然地被先民们赋予了神性。 
 
  神龛,一位伫立在木拱廊桥上的长者,一个供村民精神慰藉的心灵家园!
 
 
  “人在做,天在看,神在听。”是一句流传在屏南大地上的俚语,与一代清官东汉太尉杨震“天知,神知,我知,子知”的“四知”名言不谋而合。木拱廊桥是村民传播道德戒律、国家律法、村规民约的重要场所,是弘扬正气、抵制歪风的正义场所,是公布村中大事的公共场所,是村民解决纠纷的特定场所。那个香烟缭绕的小小神龛,是村民求神拜佛、走桥祈福、报喜诉苦的心灵小苑。 
 
 
 
  “瞧,这个枝节眼的凹槽处有刀痕,是木匠师傅精心雕琢过的!”离开迎风桥蹬上千乘桥时,夕阳已西斜,黄师傅不再卖关子,而是直白地介绍。 
 
  “是啊,明显被精心修理过了,但这个矩形凹槽朝正前方,显然与廊屋结构无关,为什么要花大心思修理呢?”有客人提出了疑问。 
 
  还是由于时间关系,黄师傅揭开了谜底: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这个凹槽还是主绳师傅用同质板精心密封的暗槽,若没有点破,看上去就是一根完好无损的横梁。直至1977年,因年代过于久远镶嵌在凹槽口的同质板脱落,凹槽中封存了一个半世纪的秘密才大白于天下——槽中藏有20多块银元。那是当年重建千乘桥时剩下的银元,主绳不贪意外之财,将其封存起来做将来修桥经费。我查找了桥内梁下的墨书,主绳是周宁县秀坑村张成德、张成来兄弟,不禁感叹张氏兄弟双全的艺德了。 
 
 
  朱子曰“勿贪意外之财”。据墨书记载,千乘桥重建时间为1820年,距1977年整整157年。古代桥匠的生活都充满了艰辛,他们造桥时一日三餐的饭菜钱甚至精确到毫厘,且都明明白白地写在桥约上。在这漫长的光阴中,任岁月的潮汐起起落落,张氏子孙没有一位为这一大笔钱财所动,始终坚守着这座桥、甚至更多座桥上的秘密,践行着朱子治家格言,比起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道貌岸然的奸商、贪官等,他们才是经得起考验的人,出淤泥而不染的人,真正有人格魅力的人! 
 
  又一阵清风吹过木拱廊桥,桥上干干净净、一尘不染……